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超凡黎明 -> 超凡黎明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0719章 牛羊(求订阅)

第0719章 牛羊(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变了很多。”

    李石头沉默良久,终于开口。

    从徐长青身上,他感受到了可怕的威胁,这不由令他回想起当年,遇到尸解仙时的场景。

    哪怕他如今已经是神道第四阶――【罗酆】!但距离第五阶的【阎罗太子】,依旧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对于很多凡人而言,成神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越过四阶到五阶的天堑,都是非常困难。

    ‘果然……当初一念之差,失去了老爷爷……我就失去了很多……’

    李石头心里有些遗憾,又有些羡慕。

    要说看着村里一同长大,甚至小时候看自己脸色的小伙伴远远超过自己,没有一点嫉妒是不可能。

    不过他现在已经是阴神,也成长了许多,能很好地控制住情绪。

    “村子里……怎么样?”

    徐长青望着儿时伙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随意问道。

    “大家都很好……我也是。”

    李石头思索了下,坦然道“我发掘了地府里的前任【罗酆】遗迹,现在已经是四阶了……”

    “那就好……”

    徐长青心里清楚,普通修炼者,只要有着法门,自身足够努力,到四阶还是有一定希望的。

    但从四阶到五阶的跨越,却是如同一道鬼门关,难倒了不知道多少修士。

    哪怕有着法门,成功率也是低到可怜。

    比如李石头获得好处的那处遗迹主人,也曾经是一位【罗酆】,却冲击【阎罗太子】失败,到死也没有成功。

    “我这里,有五阶【阎罗太子】的法门……”

    徐长青又沉默了下,终于开口。

    “【阎罗太子】?”

    李石头的目光亮起。

    如果说【罗酆】只是地府强大点的地头蛇的话,那【阎罗太子】就是真正的巨头诸侯!

    甚至,有着成为【阴天子】,执掌本世界冥府的可能,这从职业名称中就可以看出来。

    所谓‘太子’,原本就是‘天子’的预备役!具备继承的法统!

    “你想要什么?诡物么?我手上积累了很多……”

    李石头问道。

    “不……”徐长青摇摇头“我只需要你发一个誓言,以冥府为见证。”

    作为阴神,这种誓言的约束力就很强了。

    “什么誓言,让我认你为主?”李石头的声音有些僵硬。

    “不!我要你生生世世,庇护村子!”

    徐长青冷然道“这个要求……不高吧?”

    “的确不高,但即使没有誓言,我也会……也罢!”李石头沉吟一下,竖起右手,举着三根手指“我李石头,请冥府见证……”

    ‘人……果然都是会变的,阴神没有肉身,尤其如此……’

    徐长青望着这一幕,在心里暗道。

    他敏锐察觉到,李石头的心性有了变化,不过不变才是不正常。

    等到李石头发完誓之后,他就将从老爷爷那里得到的【阎罗太子】信息倾囊相授。

    望着李石头消失于地面的场景,他不由叹息“物是人非啊……”

    “呵呵……”

    苏鲁笑而不语。

    “确实……是我矫情了。”徐长青哑然失笑“连我都变了,何谈他人呢?此地多留无益,我们走吧……”

    ……

    灵州,州城之外。

    雨过天晴,空气清新。

    灵州州城与各大城池之间设有‘官道’,定时有镇妖司巡逻。

    虽然依旧受到妖魔鬼怪的滋扰,但安全程度比乡村小径要好上许多。

    在官道周围,还有一处茶棚。

    这里的掌柜来自州城,每天天亮赶着牛车过来开门经营,为过往来客提供茶水点心乃至酒水肉食,天黑之前就得将生财家伙全部搬上牛车,赶回城内居住。

    茶棚的老板姓‘王’,外号老王头,带着做伙计的儿子,靠着每天迎来送往,日子也还过得下去。

    这时,一个背着竹篓的年青书生,持着一柄油纸伞,来到了店铺之外。

    “客官。”

    王老头的儿子小王立即迎了上去,满脸带笑“可要休息一会?本店的解渴茶甚是有名……”

    他说到一半,暗自纳罕。

    这年轻书生相貌只能算一般,一袭青衫洗了又洗,已经浆洗得有些发白,但气质不俗,以他的眼力都有些看不准。

    “就来一碗茶,再上几个点心吧。”

    书生笑了笑,放下背篓,在一个角落里坐了。

    王老头是个人精,又送了碗不要钱的红糖姜茶过去“雨过天寒,客官喝一碗暖暖身子……您是来应试的?”

    “正是……”

    书生颔首,却不多说。

    王老头心知肚明,这必然是小家小户出身,否则出来行走,身边不可能一个护卫都没有。

    但能一个人平安来到州城之外,不是有点运气,就是有点技艺傍身的,也不敢怠慢。

    “卖牛羊嘞!”

    片刻后,一阵吆喝声传来。

    却是一个中年牧羊女,赶着一只牛、三只羊,来到茶铺附近,放声叫卖。

    “这羊不错……怎么卖的?”

    王小二多口问了一句。

    茶摊之上也做肉食,需要羊肉。

    “不贵不贵……”那妇人笑嘻嘻地报了个极低的价格,让王小二一下就动心了,拿眼睛去瞥老爹。

    王老头却有些迟疑。

    这价格自然是极低廉的,但该不会是贼赃,或者瘟羊病羊吧?

    他仔细扫了一眼,觉得不像病羊,不由就有些意动。

    就在这时,书生也喝完了茶,望着中年妇人,冷笑一声,对王小二道“我身无长物,就送你一道符,保保平安吧。”

    说完,也不管王小二的惊诧,直接取了张黄纸,拿起毛笔,开始画符。

    他笔走龙蛇,一个奇异的符号顿时浮现出来。

    它既像是个‘怂’字,上面的笔画又似乎在不断扭曲变化。

    符一画完,牧羊女就发出一声尖叫,身上冒出一缕缕的黑烟。

    而牛羊纷纷骚动起来,嘴里嗡嗡有声,似乎是模糊的‘救命’!

    “这是……什么妖?”

    王老头吓得声音发抖。

    “不是妖……”

    年轻书生摇摇头,在化成一滩脓水的牧羊女位置取出一柄黑色小刀,在牛羊身上划了几刀,剥下羊皮牛皮。

    很快,从里面就冒出了几个人,活生生的人!

    看到这一幕,王老头父子顿时手脚冰凉,说不出话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