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251章 想不出章节名

第251章 想不出章节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桂圆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笑着哄着:“先前孟宝林的事毕竟是难看,又有韩小仪肚子也不稳当。到了过年那会子,您身子好,胎像好,皇上一高兴,就给您晋位了。到时候生孩子再晋位,就是美人了。虽说还不能自己养育子嗣,但是至少能单独接驾了。”

    郁小仪被哄得开心了,至少眼下也算有指望了。

    宫中女人不就这样,宠爱,子嗣。

    宠爱当然好,可没有子嗣,都是镜花水月。

    如之前病逝的意妃一般,多大的恩宠,可说没了就没了。

    自打去看了一趟红叶,六皇子就愈发要出去了。

    每天都要闹着出去好长一会。

    沈初柳也随他:“感觉冷了就多穿,出去走走好,闷着身子不好。”

    密封养大的娃抵抗力都不好。

    尤其是越是过于谨慎越是容易生病,这么接触接触大自然是好的。

    至少孩子过敏什么的就能避免很多。

    至今为止,没发现他对什么植物过敏。

    奶娘们轮换着带着六皇子出去,有时候是紫蕊紫珠几个。

    没有母妃陪着的时候也不走远,就在观澜阁附近走动。

    其他嫔妃知道这边是景修仪娘娘的住处,轻易也不敢来作死。

    就算是来了,也没有谁敢接触六皇子,这么小的孩子,稍微出一点小问题,就能叫人倒霉的。

    所以沈初柳也很是放心。

    时间过的还是很快的,很快便到了中秋。

    因为是行宫里,所以没往年讲究,只夜里时候摆宴在海晏殿。白天还是自己活动。

    中午的时候,皇帝各处赏赐了菜。以及月饼之类的东西。

    沈初柳吃饱了还睡了一会,起来之后,就是一屋子的人热闹的给她搭配衣裳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叫她怎么惊艳,她也不反抗,由着她们捯饬吧。

    这几个丫头的审美是很符合她的心意的,不过最后面部的妆容自己画就行了。

    半下午的时候,众人就齐聚海晏殿。

    皇帝皇后同时进了场,众人齐齐请安问好。

    因为后宫女眷多数还在宫中,所以沈初柳今日坐的就比较靠前。

    齐怿修一眼就看见她了,没法不看见,打扮的是真亮眼。

    只见她一身妃色襦裙,搭配浅粉色纱衣,凌虚髻上是赤金垒丝红宝石的一对步摇,步摇上的流苏摇摇晃晃,一左一右。

    脖子上挂着一个赤金镂空如意花项圈。上头没有挂东西,但是嵌着细碎红宝石。

    耳际是赤金花丝镶嵌珍珠和红宝石的如意蜻蜓耳环。

    手上是两对镯子,一对是赤金镂空镶嵌红宝石,显见与那项圈是一套的。

    还有一对是羊脂白玉雕琢如意花纹的镯子。左手食指上是一个赤金如意纹镶嵌碧玺石的戒子。

    齐怿修倒是鲜少见人将戒子戴在这个指头上。

    而今日,她全身最贵重的还不是首饰,首饰固然也是贵重的,都是赤金。

    而她那一身衣裳,可是极品的雪断锦,比起云锦蜀锦来都贵重的多。

    这也的布料一年也产出不了几十匹。自然都送进宫中来了。

    因为颜色艳丽,所以皇帝是不适合的,故而都赏赐了嫔妃。

    两宫太后岁数大了,也不适用,所以多数都是给了年轻的嫔妃们。

    而这布料有个特性,只要不过水,放个几十年也没事,还是新的。

    可一旦做成衣料开始过水了,那最多洗个五次八次的,也就废了。

    要是洗的不注意,三次就能废了。

    故而也是十分的奢侈了。

    沈初柳进宫以来,得了这么七八匹,也丝毫不可惜东西,能穿时候就穿吧,还等什么呢?

    齐怿修如今看着她这样穿,心想私库里还有不少,回头再赏赐她几匹。

    宗亲们请安之后,沈初柳打眼就看见了沈碧琼。

    她是偱王府侧妃,自然有资格进宫的。

    不过,看见了沈碧琼不算什么,关键是,她身侧有个小男孩。

    这就很震惊了,那男孩大约四五岁的样子,看起来倒是乖巧。只是偱王并没有子嗣……

    沈初柳心里纳罕不过这时候也不能问谁,只能等过后再说了。

    当然了,注意到这个事的不止她一个。

    不过,开宴之后没多久,倒是偱王自己带着那孩子出来叩谢皇恩来了。

    “臣多年无子,如今总算是过继了一个,臣感谢皇上成全。”偱王拉着那孩子跪下道。

    偱王五十多,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看起来干瘦干瘦的,像是个重病之人。眼泡肿大,脸色蜡黄,头发少的就要戴不住发冠了。

    沈初柳想,这时代的男人们秃头了可真是太惨了,发髻也梳不了了。

    又不像是清朝,秃了就剃掉,再弄个假的鞭子绑在帽子上也就是了。

    “王叔不必多礼,些许小事。朕总是不忍王叔血脉断绝的。”齐怿修笑道。

    偱王以前不是没努力,满府的姬妾,也是绝了。

    早年间,倒是也有人生出过儿子来,都夭折了。

    这都几年了,他府里再没有人能怀孕。太医虽然说的委婉,但是那意思也是明确的,他大约不能再叫女子有孕了。

    既然是这样,不过继一个孩子,真就绝后了。

    古人没有不在乎这个的。

    所以选了一个宗室里比较远的一支,好歹还是姓齐的。

    又是个没有爹妈的,自然合适。

    王妃多年来卧病,何况,偱王荒唐多年,王妃早年时候劝诫的多,偱王厌烦的不行。

    又加上王妃所出的一子一女都死了,更是不得宠。

    如今哪里肯叫她养这孩子?

    偏沈碧琼厉害,进府没几年,如今王妃都已经说不上话了。有了儿子,自然给她养着了。

    别说这一个,就之前嫁去了朝国的那位如意郡主都那么大了,不也叫她母妃么?

    所以偱王过继过来的儿子,正经就归了侧妃沈氏。直接玉碟上就是记录是沈氏的儿子了。

    索性偱王也不是个讲规矩的,也不是头回叫人说他宠妾灭妻了。

    只是以前的妾厉害到头,也不过得一时宠爱,得些东西罢了。

    不像是沈碧琼,直接将自己后半辈子都安排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