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奇迹的召唤师 -> 奇迹的召唤师的最新章节目录 -> 正文 2096 最可取的道路

正文 2096 最可取的道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仓桥源司已然认罪的现在,阴阳厅的确已经群龙无首,甚至因为这次事件的关系元气大伤,即使没有多少人丧命,但受伤的人却有不少,受到瘴气、鬼气和妖气的影响从而陷入灵障的人也有很多,加上本厅被毁,祓魔局的本部亦倒塌了,想必,接下来,阴阳厅应该会迎接不少的苦难。

    国家会针对这次的事件向阴阳厅问责,世人亦是会认识到咒术的危险,从而重新对咒术者产生排斥的想法,阴阳厅想在这样的状况下兼顾对伤者、病患者以及正规阴阳师们的安置,会有多难,可想而知。

    在群龙无首的状况下,这些事情解决起来,必定很艰难。

    一个不好,阴阳厅真的会被趁机取缔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推出一名新的领头人物乃是头号大事。

    而春虎无疑是最合适的。

    “一来,春虎是夜光转世,夜光曾经就是阴阳厅的前身阴阳寮的最高长官,熟知如何和国家打交道,如果有仓桥家和相马家的辅助,那像半个世纪前那样,让咒术界焕发新的活力,完全不成问题,如果你们愿意帮上一把,那就更好不过。”

    “二来,春虎才是真正的土御门家的直系子嗣,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如此,有着身为阴阳道宗家的身份,不仅是政治界而已,咒术界也会有很多人认可才对。”

    “三来,春虎虽然成为了恐怖分子,但他只袭击阴阳厅的设施,从不伤人,完全就是在抵抗仓桥家和相马家的阴谋,不但没有罪过,反而有功劳,只要你们愿意作证,春虎必定能够借着这个功劳,一举得到政治界和咒术界两个领域的人的承认。”

    “这样一来,这一次的难关,相信很快就会度过。”

    罗真便以这样的说法,企图劝服在场的所有人。

    顿时,以天海大善和大友阵为首的国家一级阴阳师们均都对视而起,认真考虑起来了。

    连仓桥源司都眼前一亮,目光灼灼的看向春虎。

    如果春虎真的愿意站出来,成为阴阳厅新的厅长,那不仅一切难关会度过,有着这位现代咒术之父的才能,咒术界或许真的可以焕发新的活力,重回咒术的黄金时代。

    这是仓桥源司希望看到的事情。

    京子和多轨子也反应过来了。

    “我会说服祖母,让祖母带着仓桥家的人,帮助土御门宗家,完成这一切!”

    京子立即做出这样的承诺,似乎是对仓桥源司及现状深有感触,认为自己不能再这么继续沉默,必须在仓桥源司倒下的现在,代表仓桥家,为咒术界尽一份力。

    “相相马家也愿意出力,只要有我的命令,亦或者是平将门公的命令,相马家必定会全力以赴,不顾一切的进行支持的!”

    多轨子也连忙表态了。

    和咒术界第一名门的仓桥家不同,相马家的事业主要是在政治界,有了他们的帮忙,的确可以扫除很多障碍。

    过去,夜光就是在仓桥家和相马家的帮助下登顶,这两家也是夜光在咒术界的双臂。

    也就是说,现在的状况,真的让人意识到,阴阳厅真的有可能因祸得福,走向新的巅峰。

    想到这里,连一众国家一级阴阳师们都沉默不语了。

    “我也会告诉土御门家这件事。”夏目反应过来后,犹豫了一下下,这般说道“相信,泰纯伯父以及爸爸妈妈都会对这件事情感到高兴,到东京来帮哥哥,并不是没有可能。”

    当初,土御门家之所以会隐居乡下,原因是土御门泰纯观测到了未来,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卷入黑暗的漩涡中,方才带着身为自己式神的分家的土御门鹰宽及其妻子一起离开。

    如果春虎能够成为阴阳厅的厅长,重新站在咒术界的巅峰,那么,土御门家一定也会跟着一起归来,成为春虎最坚强的后盾。

    “连阴阳道宗家都要回归了吗?”铃鹿抱着手臂,喃喃道“那还真是黄金时代了。”

    众人都因为这样的一句话,心中热意狂涌。

    可惜

    “不行!我不同意!”

    春虎直接拒绝了。

    理由很简单。

    “我根本没想过立功,之所以会针对仓桥家和相马家的阴谋,那是因为这是我必须阻止的事情,我前世留下的〈天曹地府祭〉埋下的祸根,阻止它是我应尽的责任,或者说是赎罪!”

    春虎沉声开口。

    “还有,就算不提我成为恐怖分子的事情,我在还是夜光的时候就触及了你们口中所谓的禁忌,还因〈天曹地府祭〉失败埋下长达半个世纪的灵灾频发的灾难,不知多少人为此受苦受难,怎么可以让我这样的罪人重新成为阴阳寮的长官?”

    这是春虎的说法。

    然而

    “你这话,说出去,除了咒术界的人以外,谁会相信?”

    罗真的一句话,直接堵住了春虎了。

    没错。

    有关前世的事情,除了咒术界的人以外,谁都不会相信的。

    咒术界本来就是一个颇为封闭的世界,一般人亦是根本难以理解咒术的构造,就算跟他们谈及转生的事情,他们大概也会当做迷信,一笑置之。

    有鉴于此,春虎的说法,在政治界根本站不住脚,不会有人因为这样就治他的罪。

    哪有什么法律法规是用来惩罚前世的啊?

    有的话,那才是荒唐的事情。

    更别说

    “正所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前世的罪,在你死去的时候,基本就算是清算干净了,除非你还想再次举办仪式,触及禁忌,否则,谁能因你前世之罪便否定你?”罗真如此声称,道“而且,你有过,更有功,如果不是夜光,咒术界早就没落,你开创的帝式亦是造福了不知道多少人,既然如此,何罪之有?”

    说到这里,罗真又是语锋一转。

    “再来,平将门已经成功降临了,接下来必定得有人借这个机会,与活生生的神灵沟通,踏入新的领域,触及神的境界,让咒术再一次的进步和发展,而最适合这件事情的人无疑就是你,曾经开创出帝式的咒术系统的现代咒术之父。”

    罗真便注视向春虎。

    “于情于理,你都是最适合成为阴阳师的领导者的人。”

    “如果你拒绝,那就算有多轨子在这里,有平将门在这里,想参透神境,踏入神域,一般人也根本就做不到,阴阳厅目前面临的难关同样会很难度过。”

    “若是你真的想将功赎罪,那么,不觉得,带领现代的阴阳师们走向崭新的未来,为他们谋福利,奠定在现代的地位,方才是最可取的道路吗?”

    “你仔细想想吧。”

    此话一出,春虎彻底哑然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