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暖婚共享 >> 【208】终于敞开了心扉!
暖婚共享 【208】终于敞开了心扉!
    距离不远,却显得太生疏。

    没办法,两个人都以为,没有相爱的机会了。

    走着走着,公园里便绕出来了。

    两人往酒店走,走得时候。那风衣在冷风下,也吹地飘了起来。

    呼呼呼呼……

    黄悦悦走了很久,抬起头来,发现穆寻站着,站着看得出,也满腹心事。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但有一点儿,黄悦悦却轻易地发现了。

    自己的内心不平静。

    特别是穆寻和自己拉开了距离时,她内心有些失落,甚至于绝望。

    她好像在害怕了。

    害怕未来的日子里没有了这个男人。

    有时候相处久了没有发现,哪怕是一个普通人,哪怕他缺点太多,哪怕他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

    可久了以后,就真的舍不得了。

    心烦恼,黄悦悦握了握手腕。应该说是掐?掐自己的时候,会感觉到疼。

    她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现自己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穆寻,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这话从刚刚离开公园的时候,她就已经瞎琢磨了。因为她觉得,哪怕穆寻已经打算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了,但自己的感受还是有必要说一说。

    毕竟,她也喜欢他了。

    好奇怪。

    偏偏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前方的穆寻也在酝酿着最后一次告白。

    不想,对方比自己先冲出来。

    说得仔仔细细,不含糊。

    一个箭步又突然收了回来,穆寻奔上前,一把拥住人。

    “好。”一个单音,没有过多的话再来形容,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只要表明了我的意思,那就无所谓了。

    最开始出来的时候,二人尴尬,不知道找什么话题,中间误会了,去了公园。看到众对情侣,又比较失落。这会儿出了公园,彼此的告白,让他们的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简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

    唯有一点儿,彼此可以感觉出来,他们开心了,心拉近了距离。

    回到酒店,就近站着的南婉,握着高脚杯,远远地看见悦姐和穆寻两人进了酒店。彼此之间的样子,南婉只能用两个字形容。

    成了。

    悦姐和穆寻。

    黄悦悦走上前,拉着穆寻,好像因为之前遇人不淑,所以多有顾虑,“小婉,怎么样,我们在一起,你觉得怎么样?”

    没别的意思,纯粹是因为害怕。对谈恋爱失败后的恐惧。想找个人问问。

    “嗯?”

    南婉拿着红酒杯,仰头喝尽,却已经将这个话题,延伸了。

    “什么时候办婚礼,我随份子?”

    “小婉。”素来毒舌的经纪人黄悦悦,怎么回答的。

    面羞羞答答的,太过害羞。

    南婉不相信地瞪眼睛,“悦姐,别太有压力,穆先生真的不错。”

    黄悦悦真想找一个胶布,把自己这胆大的艺人的嘴巴给缝上。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好吧,打嘴,别生我的气了。”南婉轻拍自己的脸颊,许久,正经地拉着黄悦悦的手,“悦姐,祝你幸福。”这一煽情,眼泪又噗噗地掉了。

    黄悦悦奇怪,“怎么了,今天这么容易感动?”

    “呵呵,没什么,为你高兴。”重生的人,最害怕地不是死,而是害怕老天爷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她对重生的概念,一直以来,是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但生命仍然只有一次。

    无法保证。

    “你呢?”黄悦悦抬头,顾盼着穆寻的脸,痴迷片刻,正对南婉,“你和你家郁医生什么时候办婚礼?”

    “暂时没想过。”南婉耸耸肩膀,有意表示,“我家庭深已经是我的人了,即便不办婚礼,他也逃不掉。”

    “你啊,真是着魔了。”

    “为了我的先生着魔,我很乐意。”南婉看了两人一眼,示意了一下,随后就独自从人群里走过,去到了酒店后座。

    靠窗的位置上,坐着的男人明显很孤独,身旁经过的人都没有跟他说话,打招呼。也没有谁知道,他是谁。

    像是换了一个发型,没有人能够认出来,又像是他独自坐在那里,故意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错觉。

    于是娱乐圈的那些人,都不会到得跟前说话。

    可这个世界上,跟他最亲的人,却悠悠地坐反了对面,语气温和。

    声音低地如同原野上的风,“一个人坐在这里,累不累?”

    郁庭深摘下眼镜,露出那双深情得如同一汪湖的眼,“有婉婉在,一点儿也不累。”他伸手,覆盖着南婉的手,南婉的手指冰冰凉,他就开始蹙眉头了,“上次那些药没有用,对么?”

    “嗯。”南婉点头,无奈,却大体,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我不在乎,痛一两天而已,我能忍受。”

    自从医生跟她说,不要吃镇痛药时,她就听话了。虽然每个月还是那么痛苦,但她都会选择忍耐。

    忍出了习惯,便也觉得无所谓了。

    郁庭深抬眼。瞧着穆寻和黄悦悦,好像已经了解到了他们之间的事儿,“婉婉,他们关系那么好,难道……”

    南婉知道他问话的意思,快得无法想象,“没错,他们两个人好事将近了。”坦白一回答,进而她又乐了,“知道么,刚刚他们问我和你的好消息呢?”

    “哦。婉婉怎么回答的?”

    “我说,你是我的人,根本不需要办婚礼。”南婉答得太直接。

    郁庭深停顿了半天,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如果婉婉期望的话,其实也没有关系。我可以给婉婉盛大的婚礼?”

    “不要,我喜欢……安静。”南婉撑着腮帮子,回头看着台中间。

    顾云霁和陆北辰和着几个伴娘站着,时不时地回过头来看。

    望着他们的方向。

    常梦问顾云霁,“顾总没有同清楚么?”

    “她有喜欢的人。”顾云霁点了烟,眼神哀愁。

    陆北辰知道他的心思,也理解他,握拳在对方的肩膀上重重一拍,“云霁,忘了么,小婉可是和我们共生死的?”说过共生死,记忆又拉回去。

    两人同时想到,曾经在红生医院的时候,三人挂在河畔。

    不计生死地跳了河。

    这样的情分,又有这样的记忆,还怕什么呢?

    “云霁,你和小婉不是要演新的电视剧么?”陆北辰嘀咕两句,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了一张折叠得不成样子的纸,上面是他刚写的歌,“我想把这首当做主题曲?”

    “你新写的?”

    “对。”陆北辰笑了,“新郎官已经试唱了?”

    一张纸条上,除了歌词,还有曲子,顾云霁不会唱,推到对方的胳膊前,“怎么唱?”

    “哎呀,我唱给你听吧。”陆北辰理了理嗓子,还正起头呢,那厢,已经有人在大喊救命了。

    视线顺着人看过去,陆北辰竟然发现,一个肥胖的女人,兜着自己的二哈在大叫。

    顾云霁和陆北辰“……”

    上回也见过这个家伙,特么地,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这个胖女人,之前抱着这二哈,也是因为陆北辰的狗子,骂了陆北辰。南婉当中,还不客气地回了两句。

    这回,突然间又出现了这种情况,真是煞风景。

    “看看,怎么回事啊?”身旁的人纷纷走过去。

    陆北辰的狗子晃着尾巴,盯着胖女人身上的二哈。

    二哈一双眼睛盯着下面的小公主,也是狠狠地晃尾巴。

    她表示自己这么可爱,不应该被冷落。

    二哈无辜地拍爪子,也想说什么,但是没有办法啊,谁也不搭理它。自己的主人抓着自己的脚脚。走两步,都难受。

    陆北辰气极了,跺脚,“回来。”眼神怨恨,是朝着自己的狗子。

    狗子悲伤,眼睛看着陆北辰,想说点儿什么,结果他爸爸色厉内荏,站着一动不动。

    方平觑着狗子,“北辰。你家狗狗是母的吧?”

    “不是母狗,我给它穿裙子。”哦,好像裙子是它自己选择的。

    它家狗子特别聪明,就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跟一个粉~嫩~嫩的公主一样。

    爸爸没有反应,不愿意给自己做主,狗子憋屈了,难过不已。

    擦!

    想死。

    胖女人又见到顾云霁和陆北辰,气没来由地出来了。

    “你……你你……”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意思是,狭路相逢。又或者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顾云霁手指扶着手表,心里气。

    陆北辰火冒三丈,奔上前,把自己的狗子拎起来,对着肩膀,拉了拉,“这么没眼力见的!丑狗也喜欢!”

    胖女人听出来指桑骂槐了,当下怼回去,“是啊,有些人专挑丑狗下手。”

    矛盾一触即发。

    胖女人和不理智的傲娇小公举又开始大吵大闹了。

    顾云霁看不过去,拉陆北辰,耳边小声嘟囔,“今天是阳关和赵原的结婚典礼,你别惹事。”

    “我……我不服气!”陆北辰提着手指,怒火冲冠了,“你……你什么人啊,竟然来参加我朋友的结婚典礼?”

    “呸,你以为本小姐喜欢啊,要不是我叔叔非让我来,我才不来呢?”胖女人兜着狗子站起来,胆子大,也不怕被记者拍。

    最后,大家齐力劝解,于是大事儿化小,小事儿化了。

    不过陆北辰回去,再也没有心情唱歌了。

    酒店里休息,大家都过来劝解。

    阳关到了,听说了陆北辰的事儿,心里更难受。

    “这……这位小姐是秦氏的侄女儿。是位有名的设计师。”

    方平啧啧舌,“太嚣张了。”

    “国际设计师?”南婉站在门口,偏头笑,“家里有~矿?”

    顾云霁目光看过去,发现南婉站在门口,身旁跟着郁庭深。

    温润如玉,高冷,干净还比较帅气。

    就站在面前,挺让人意外的。

    不过他除了目光落在南婉身上,没有多余的话,甚至不屑热情。

    有人主动打招呼,譬如顾云霁。

    他神色都是淡淡的,顺着方向伸手,不刻意接近。疏离冷漠,却保持得恰到好处。

    有女明星发现了是郁庭深,便跟着去握手。他离得很远。

    只靠着南婉。

    顾云霁笑了,如此看来,小婉跟着他,一定会非常幸福。懂得保持距离的男人,魅力不浅。

    南婉走过去,拎了陆北辰脚跟前汪汪汪的狗子,伸手抓它的脑袋瓜,“看来,你的爸爸讨厌你了呢?”

    狗子无辜,眼睛闪烁。

    “汪汪汪……”伤悲啊。

    “谁让你每次看见帅哥,眼睛都动不了的,活该……”

    狗子心情已经泛滥成灾了,置身于淤泥地里。

    它无辜,就是热情地对帅哥哥表示一点儿心意。毕竟,自己是一个傲娇的小公主。

    但是爸爸真的不开心了?

    怪自己!

    南婉将狗子,送到陆北辰的怀里,瞳孔微缩,故意道,“打死吧!”

    陆北辰双瞳瞪大,四周的人眼睛全部瞪大。大概没有想到南婉竟然会这么残忍地说出这几个字呢。

    结果早就猜到会有这种反应的南婉,也是格外配合地笑出了声,“哈哈。”

    众人看不懂。

    “师兄,反正它这么讨厌,打死了,就出气了。”这么一说,当真的陆北辰傻眼了,将狗子往怀里搂了搂。不把气撒到对方身旁了。

    该死的高尚品格!

    “打死吧!”南婉补充一句,“省得你看到它讨厌。”

    狗子懊恼,不敢置信。心想爸爸最喜欢的女人,竟然如蛇蝎一般。

    太可怕了。

    “不,我的狗。小婉,你……你心太黑了。”陆北辰站起来,把狗子狠狠地往怀里埋。

    舍不得狗子的爸爸最善良。

    南婉微微一笑,“这才对了嘛。喜欢它,就包容它的贪玩。况且,它似乎真喜欢那只二哈。”转过脸,目不转睛地问郁庭深。

    她家的郁庭深专注,没有走神,立刻接了句,“对。”

    众人看着南婉,想她劝人真有本事儿,这么一回儿,陆北辰不生气了,不发火了。

    ――

    但是事后,郁庭深亲自开车去到了秦家,对着他影视公司的董事长说了一个要求。

    秦总怕他了,“一个狗,庭深应该不会计较吧!”

    郁庭深邪魅一笑,“当然不会了。”手掌砰一声拍在桌子上,理直气壮,“让你的侄女把她的狗卖给我?”

    “这……”秦总为难,他想说些好话。

    可郁庭深生气了,眼睛通红,“如果不给我,我就杀了它的狗。”手术刀从兜里拿出来,在对方的书桌上削了削。

    秦总吓没吓到,看不出来。但秘书却吓得腿麻了。

    郁庭深看自己的朋友,呆滞模样。便只好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张纸条,无比坚定。“如果可以,你看看这个。”

    秦总觑着对方的眼睛,一脸懵懂,看得相当认真,“这……这是……”

    “设计师艾伦的电话号码,你拿这个跟你侄女换!”

    秦总这下坐不住了,开心得想飞出窗,毫不怀疑地点头,“你这家伙,早说嘛!”

    ------题外话------

    订阅是我的动力,谢谢。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aishuxs.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