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我的美利坚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盛会下的罪恶
我的美利坚 第一百七十二章 盛会下的罪恶
    走在雅典的大街上,见到的所有人不论男女都带着笑容,距离奥运会开幕已经没有几天的时间,作为一个刚刚从奥斯曼帝国独立时间没多久的新生国家。希腊全国居民对这个源自于古希腊时期的盛典分外推崇。

    而且马拉松比赛,还是源自于古希腊联军战胜波斯军队,考虑到希腊和奥斯曼帝国的关系,更是在普通人心中有了一层别样的政治含义,对即将到来的奥运会有了一层更大的期待。

    谢菲尔德也是紧赶慢赶才刚刚到达希腊,实际上本次奥运会已经和历史上的那次有些不同,作为奥林匹克的理事,谢菲尔德好歹也要为国际盛会做一番贡献。比如拉出来一点美洲国家参赛,什么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巴拿马这些凑数陪跑的国家。

    红花也要绿叶配,让这些国家的运动员多丢一点人,才能显示我方英明神武。谁不愿意看着自己国家的运动员展翅翱翔?至于其他国家的竞争者多么丢人,他们本来就应该这么丢人,用来衬托主角在合适不过。

    可能是因为美洲国家参赛增加的缘故,让这次奥运会比起平行时空的那次,更加增添了一点国际化的色彩,这也让小小的希腊王国体会到了一点万国来朝的感觉,装出来了一番谦和有礼的模样。

    “这些希腊人要知道我的其他一个重要目的?会不会当场翻脸?”刚刚对着一个年轻的希腊女士互相鸡同鸭讲的沟通,谢菲尔德的脸上还残留着笑容,转身登上马车,来到一处地中海风情的阁楼,里面有客人正在等候。

    伊芙琳强打着精神把靠在谢菲尔德肩膀上的脑袋移开,俊俏的脸上还遗留着些许的疲惫,长途的海上生活对她这个没出过国的女士,本身也是一种煎熬。

    “还不舒服么……要不……”把喝点热水这句话咽回口中,谢菲尔德温和的冲着伊芙琳安慰着,“到了地方先休息一下吧。”

    “对不起老板,这几天我的身体不太方便。”伊芙琳有些羞涩的开口,在为自己无法对得起工资的表现而道歉。

    “没事!”谢菲尔德心中叹了一口气,确实是挺不方便的,本来在海上想要体会一下老板的待遇觉得太草率,想要上岸之后再把生米煮成熟饭,正好赶上了人家不方便。你说早早的把双腿打开不就行了,非要考虑这么多,早把事情办完还会不方便么?

    当然是这么干了,可能会带来另外一个不方便的后果,只是那不是几个月之后才能显现出来么?那时候他都回国了,还有什么事?瞻前顾后就带来这么一个恶果,谢菲尔德心里打定主意,绝对不再以第二个坑跌倒两次。

    对着迎接的仆人点了一下点头,让自己的保镖和秘书在楼下等待,谢菲尔德径直走上了楼梯,来到了开着窗户的二楼。

    “尊敬的威廉帕夏,见到你可真令人高兴!”一个从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一点同希腊人不同的男子,一见到谢菲尔德到来,非常高兴的伸出来了手,满是有失远迎的歉意,礼貌和恭谨并存。

    “大维齐尔可好?”谢菲尔德同样带着笑容,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熟悉了好久,丝毫没有一点生疏。

    “很好,大维齐尔命令我传达对威廉帕夏的敬意,对于帕夏祖父一直到现在和帝国关系良好表达钦佩。”阿约巴扬连连点头,用奥斯曼礼节问候道。

    对于这个奥斯曼人能够隐身于希腊群体当中,谢菲尔德丝毫并不感到意外。奥斯曼帝国的所谓奥斯曼人,只不过是文化上属于突厥。还不是中国历史上的突厥,突厥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从高加索到蒙古高原这么大一片的族群都是,奥斯曼起家的地方在唐朝的视线之外,自然也不存在什么被唐朝打的西迁这种谣言。

    而且从血缘上来说,后世的土耳其人和东地中海本地的民族基因差距不大。奥斯曼源自于突厥那点人口,早就被吞噬掉了。一个土耳其人只要会希腊语,衣服一脱谁都认不出来。

    就如同蒙古人一样,蒙古人语言是和鲜卑一系,但是抽取基因对比,和匈奴时期的挖出的墓穴一比较,染色体也是差别不大。完全可以认为是匈奴人的后代。

    “大维齐尔还想要请帕夏去伊斯坦布尔坐一坐。”阿约巴扬谨慎的笑了笑,表达了奥斯曼大宰相的问候。

    “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去的。”谢菲尔德点头答应道,“联合公司一直非常重视和奥斯曼的友谊,这一点已经经过了时间的验证。”

    谢菲尔德家族和奥斯曼大维齐尔交往的时候,奉行这个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实际上是没有这个实力,一个公司想干涉另外一个国家的宰相,超出了联合公司的能力。更何况现在的美利坚合众国在帝国主义列强当中都是一个弟弟,这才刚被大英帝国羞辱完呢。

    要不是大英盯上了南非,现在合众国还是被大英挂在半空当中,欲求不满相当难受。还不如让大英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痛快一点。

    美利坚合众国在英法德眼中的地位,说不定还不如目前的奥斯曼帝国,人家好歹祖上阔过,巅峰时期吊打欧亚非,差点把欧洲国家逼死,已经形成了半包围圈。要不是葡萄牙和西班牙开辟新航路,找到了新大陆吸取能量反败为胜,说不定两个宗教的胜负已经决出来了。

    合众国想要对奥斯曼做点什么基本不可能,再者大维齐尔更换的频率太勤了,老牌帝国主义可都距离奥斯曼很近,合众国根本挤不进去。

    正在整个希腊居民为了奥运盛会准备的时候,一个不远万里跨越大西洋而来的客人,正在和他们的世仇谈笑风生,时不时的爆发出来一阵哈哈的笑声。

    波斯的地毯、伊拉克的手工产品,还有很多可以谈论的东西。目前距离巴尔干战争还远着呢,当前的奥斯曼帝国遗产还是颇为丰厚的。很多领土不管是名义上还是实控,都在奥斯曼的手中。

    谢菲尔德能和对方谈论的东西还有很多,就如同和英法德相比,合众国是个弟弟,但是面对西班牙、意大利什么的,也不是不能上去比划比划。

    这也是为公司的经营找一条后路,如果共和党在大选当中上台的话,高关税必然是要到来的,因为合众国资源丰富,有闭门造车的条件,并不是领土小国玩高关税,因为资源不够支撑发展,几乎等于是自杀。

    但是这对谢菲尔德家族并不一定有好处,笼子关上了,大家捉对厮杀肯定刀刀见血。他必须要找个空隙透透气。奥斯曼这种明日黄花此时就有了价值。事实上家里的走私业,在欧洲的重要中转站就是奥斯曼帝国。

    目前奥斯曼帝国衰落趋势明显,和欧洲的关系肯定是不利的,想要高关税保护民族工业也做不到,可以从奥斯曼借道,降低类似的关税。

    这一招谢菲尔德就明白,类似后世共和国从越南借道冲着合众国倾销钢铁的操作。所以和奥斯曼大维齐尔的心腹接触,算是为即将到来的未知提早准备,万一用得上呢。

    他也不是出来无所事事的,一样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准备和同样被帝国主义欺压的奥斯曼谈谈。这次商谈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不知道,帕夏还需要不需要嗯?劳动力充实农场的建设?”阿约巴扬提及了另外一个问题,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谢菲尔德。

    谢菲尔德神色一肃,他没想到对方主动提及这个问题,不慌不忙的反问道,“族源是?”

    “亚美尼亚人?这对我们都是好事,这些亚美尼亚人不服帝国的统治,和美国的环境又比较符合,如果不要亚美尼亚人,就像是以前,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都行。”阿约巴扬压低声音道,“希腊人也是不错的,男的可以用来干活,女的也长得很漂亮。”

    “嗯,不能这么说?移民带动了合众国的发展,人家自愿移民,我们合众国也不能排斥!”谢菲尔德干巴巴的开口隐晦的道,他转头就把自己主导的排外浪潮给忘了,“好吧,为了和大维齐尔的友谊,我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一年之内人数不要超过三万,要二十到三十岁的,而且女人比男人略多。”

    “帕夏这次又帮助了大维齐尔的忙,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好中转站,奥斯曼和美国的关税一直都不高!”阿约巴扬松了一口气,他总算是完成了大人物的嘱托。

    “我算什么帕夏,连一块土地都没有,哪怕是一个县呢,全是黄沙也行。”谢菲尔德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我们家和历代大维齐尔都关系良好,对大维齐尔的要求从不推辞,就不能来点实际的?要不我们在波斯湾的中转站,交给我家经营,这不是很好么?”

    “科威特么?我愿意为帕夏向大维齐尔建议。”阿约巴扬马上保证道。

    “不,我是要掏真金白银购买,我可不是英国强盗。”谢菲尔德伸出手指摇了摇,表示自己和无耻的英国人不是一类人,虽然自己家也是从英国移民的。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aishuxs.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